在水一方品牌策划有限公司

高仿卫生巾流入济南 揭秘"山寨版"的灰色产业链


所属分类:生活用纸    发布日期:[2011/9/7]    点击:[3256]
   “它看上去像苏菲,摸上去像苏菲,外包装几乎一模一样。”上海苏菲卫生巾厂家公关部人员陈先生说,日前有消费者将一款山寨卫生巾摆在他面前时,连他也一时难辨真伪。仔细端详之后,他才认定那是假货。

    卫生巾是女性的贴身用品,事关健康大事。连日来,记者调查了济南和临沂等地的超市、零售店发现,仿冒各大名牌的卫生巾充斥着市场。记者暗访加工厂看到,一些“名牌”卫生巾竟是用工业硫黄、石蜡等工业原料加工而成,而且没经过任何消毒处理。部分卫生巾经过“名牌”包装,就被批发到了全国各地,其中就包括济南的超市和小区零售店。

    高仿品卫生巾行业已呈现的高度专业化和组织化,其生产之专业、流通之隐蔽令人咋舌。

    网友报料

    “名牌卫生巾”产自小作坊

    对于女人而言,卫生巾是贴身陪伴的“好朋友”,可是“好朋友”里若是出了虫子,相信没有女士愿意再跟它亲密接触了。

    近日,在猫扑论坛上,一篇名为《太雷,卫生巾里有虫子》的帖子,引得诸多网友围观。帖子中的图片,是一条虫子在卫生巾里的特写。跟帖的网友纷纷表示,“太恶心了,不知是什么样的消毒手段制造出如此不卫生的卫生巾。”

    在回帖中,记者发现一位自称从事过这行的业内人士报料称,现在市场上销售的所谓“苏菲”、“护舒宝”、“安尔乐”等知名品牌,大多以仿货为主。

    全国有几个知名的高仿加工地。在当地,聚集了数百家厂子,而且产销一条龙。他经过市场调查发现,一些小厂为谋取利益,只要有订单,他们就加工。通过贴牌,这些产品摇身一变成了名牌卫生巾,而且这些卫生巾都喜欢打上海的厂址迷惑消费者。

    无独有偶,今年三月,记者的一位朋友房女士在小区超市购买了一包标有“超值”字样的“苏菲”安心棉柔卫生巾,拆开使用后感觉不适。她仔细查看后发现,这个产品与她此前用的苏菲相比,包装有些松垮,手感也有差距。这款卫生巾的包装袋上,印的也是上海正规厂家的地址。

    经过苏菲卫生巾厂家核对,这款卫生巾并不是产自上海。那它是从哪里流入济南的超市的?经过懂行的朋友指点,记者决定去山东卫生巾加工厂家聚集的临沂郯城实地探访。

    赝品江湖 卫生巾造假产业链成型

    围绕山寨卫生巾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一条完整而庞大的产业链正在流畅地运转。临沂小商品传统制造业的优势和缺陷都在高仿卫生巾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商家交底 山寨卫生巾1毛7一片

    去郯城,必须先到临沂转车。而在车站旁边,就是临沂市小商品批发市场,这是我国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之一。

    4月3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临西二路的一期批发市场,沿街批发卫生巾的零售铺面积通常是五六平方米,密密麻麻地排着,有几十家。“我们想批发卫生巾,哪种品牌的卫生巾卖得比较好?”记者在一家店铺问。女老板拿了一包“柔柔”卫生巾说:“我这里卖得基本上都是品牌货,一包批发价是三块。”记者问有没有再便宜一点的,她告诉记者:“我这里没有很便宜的,便宜的质量肯定不好。”

    随后,记者往在批发市场内一家店里,记者发现了“山寨版”的苏菲和护舒宝卫生巾,产地均为郯城县马头镇,都是10片装。

    “这款苏菲批发价是多少?”看店的年轻姑娘在计算器上摁出“2.2”的字样,“零售的话能卖到3.9元,一包能挣两元。”看记者不为所动,她在记者耳边低声说,如果要货的话,可以再优惠,一片可以算一毛七分钱。

    产地追溯 丰厚利润下的造假产业

    仿制行业的源头是生产环节,临沂市面上的仿货,多数来自郯城的专业高仿品加工厂。

    记者一位朋友的表姐曾女士是郯城本地人,记者向她打听起当地的卫生巾加工情况,并请她当向导,带着去看看哪儿有假货生产。

    一听这个要求,原先十分健谈的小曾突然沉默了。几分钟后,她转过头来说:“哪里是假货生产的重灾区我比较清楚。作为本地人,我本不想对你们说这事,但我痛恨假货,就当一回‘恶人’吧。”

    小曾说,郯城的卫生巾产业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末,至2009年到达鼎盛,卫生巾产业利润丰厚,最先一批淘金者发家致富后,更多的农民企业家加入“逐鹿”。

    开始没客户,厂里人就想办法从包装上下手。包装接近正规品牌,批发价又比他们便宜许多,慢慢就有了市场。

    “无论是正规的、假冒的还是劣质的,都依附小商品市场流向全国。”小曾说,这给当地形象造成了很大损害。2009年,当地有关部门开始严厉打击,卫生巾生产开始萎缩,一些制假者迁往其他地区。

    而留在郯城的企业中,一部分逐步发展壮大后“改邪归正”,剩余的则更加狡猾,造假行为更趋隐蔽。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他们分工明确,互通打假信息,以避开执法部门的检查。

    愈演愈烈 啥名牌在这都能仿造

    来到马头镇,小曾说:“你看,那就是个假货生产点,我曾经进去过。”顺着小曾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右侧有一个占地近千平方米的大院落,中间一幢气派的小楼还很新。

    院子里养着狼狗,记者一进门就被一位青年拦住了,得知记者是来进货的,他把记者领到传达室。接着,一位40多岁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什么地方的?怎么知道我们厂的?”听得出,老板看似平淡的询问下带有一丝怀疑。几番交流之后,老板对记者的戒心渐渐放松下来。她告诉记者,自己的工厂生产“雅莉洁”牌的卫生巾,并不生产高仿货,而且在济南已有固定的客户了。

    记者以要大量购买高仿卫生巾为由,继续询问是否还有其他品牌。她犹豫片刻后,将会客室的木地板掀了起来。原来,地板下面有暗格,约一平方米的暗格里,整齐地摆放着近20种卫生巾,都是认可度高的名牌,包括护舒宝、安尔乐等。

    老板说,这些就是他们生产的贴牌卫生巾。批发价格低廉,所以在全国各地,尤其是北方销量很好。10片装的卫生巾,每片的成本才一毛多钱。

    工厂暗访 生产车间内满是油渍

    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老板才勉强同意参观厂房。这是一个约200平方米的小车间。虽然已是上午10点多,但里面光线很昏暗,几名年轻女子正在用手将机器中生产出来的卫生巾装袋。地上满是棉花碎屑和机器渗漏的油渍。

    在这个车间里,小伙子们将棉花倒入机器漏斗,开动机器,阵阵轰隆声后,一块块的垫纸就从机器出口掉出。再附上一块棉垫,卫生巾就成型了。

    为使卫生巾手感更光滑,还得进行抛光。在抛光机里的不光是卫生巾,还有一块块白色的东西。工人说这是石蜡。用石蜡抛光之后,再经过简单包装,卫生巾就被放进化肥袋子等待出厂。在整个生产过程中,记者没有见到厂家对卫生巾经过任何消毒处理。

    正当记者准备再转一圈时,一位中年妇女拦住了记者的去路,并大声询问记者是干什么的。年轻女孩们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几名正在工作的年轻小伙子也围拢过来。车间里没人戴口罩,更没有穿消毒的隔离服,女孩们的白手套也呈黑灰色。“车间的每个角落都安装了摄像头。”老板告诉记者,之所以如此谨慎,是怕有工商或记者来暗访,一旦他们生产的贴牌货被曝光,罚款可得好几万,说不定厂子就垮了。

    业内揭秘 达标流水线投资要几千万

    “参观”了生产车间后,记者称自己的销售对象主要是城市的白领女性,需要质量更好的高仿品。接着,记者拿出从济南带来的“苏菲”高仿样品,询问他能否仿制。

    这位老板仔细端详了样品后说,“这不是我们这里出的,当地的机器做不了这么逼真。”但他向记者推荐了临沂市区的一家卫生巾厂。

    走出这家工厂,记者继续在马头镇进行调查。4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码头综合商业市场,这里是当地纸品批发零售的主要集散地。

    开灯具店的徐先生是小曾的中学同学。他曾经在该市场做过卫生巾批发生意。一听记者来这儿做批发生意,他劝我们放弃这个念头。

    徐先生说,卫生巾的生产流程要求相当严格,一条卫生完全达标的流水线,投资需要几千万元,但现在郯城的这些卫生巾厂中,只有两三家有这样的实力。

    这些企业从浙江、福建等地买机器,只需十几万元,甚至还有企业购买淘汰的生产线,只需五六万元,再有10万元流动资金就能上马。

    设备的限制让这些企业的产品质量问题突出。徐先生说,卫生巾应该是全流程自动化生产,无人工接触,开机前要用紫外线消毒一个小时,工人得持有健康证,进车间时要严格消毒。但这些小企业根本做不到。“正规厂家使用七八千元一吨的卫生巾专用进口绒毛浆,但他们使用的则是两千元一吨的造纸用板浆,卫生标准相差十万八千里。”

    高仿“苏菲”现形记

    卫生巾的加工工艺,包括取材、塑形、打包等程序,业内都已完全掌握。但高端仿品是如何做到如此逼真、披上比真品还光鲜的“外衣”的呢?

    拿着马头镇那位老板提供的电话,记者又回到临沂,联系到一位高仿“专业户”孟老板。

    孟老板经营的卫生巾加工厂以平均每天4000批的速度向外供货。在他看来,这种“成功”并非偶然。近年来,高仿卫生巾由于低廉的成本和强大的仿造技术,已经培育了一个巨大的市场。投资高仿在民营工厂主中已蔚然成风,一条完整而庞大的高仿卫生巾产业链已然形成。

    而记者所要的那款“苏菲”高仿品,自然不在话下。

    听说记者是相熟的老友介绍来的,他便向记者道出了仿真“苏菲”的基本工序:在生产过程中,除了用硫黄熏蒸和抛光之外,为了使卫生巾更白,他们还要用焦亚硫酸钠对卫生巾进行蒸煮。焦亚硫酸钠,化学名:偏二亚硫酸钠,是一种漂白剂。“有了这几道程序,吸水率高的仿品类似于真品。”孟老板说,“另外,我们的包装膜和真品在外形上几乎没有区别。有时,消费者乍一看,假的反而颜色更亮、更逼真。”

    孟老板拿出一件比记者手中更逼真的“苏菲”仿品,与真品对比,就颜色和包装上,二者难分伯仲。“我做的东西,很难鉴定出来(是假的)。”他说,在这里拿货,绝对放心。

    在孟老板的小本上,记者看到各地商家的信息。有济南的、北京的、哈尔滨的,还有广州的。记者以给老板看货为由,带走了“苏菲”、“护舒宝”和“七度空间”三包高仿样品。

    记者调查了临沂小商品市场的商业街后发现,不少店铺都在出售高仿名牌的卫生巾,但像孟老板这样,自己厂子能生产高仿货的并不多。最高等级的仿货都产自福建泉州,更多商铺是在做二级经销商,把南方进口的高仿品加价出售到济南等地。

    高仿品进了济南超市

    记者通过几天的实地踩点得知,这里的多数高仿品在济南都有供货商。记者回济南后随即进行了调查。

    在济南西市场某商铺集中区域,有十几家经营卫生巾的店铺。记者发现他们出售的卫生巾,有很多是借用了名牌商标的贴牌货。一位店老板告诉记者,这些卫生巾大都是从上海的正规厂家批发来的。

    听说记者要批发,这位老板热情地推荐了几个卖得比较好的品牌,记者询问有没有临沂出产的卫生巾,他称从不进临沂的货,“质量太差”。

    但记者仍发现了生产地址标为临沂市的产品。这位老板此时才改口称,“其实后面的厂址很多是假的,不是上海出的,大多是从临沂进货的。”

    为了引起记者的兴趣,这位老板介绍道,卫生巾有很高的利润,“比如高仿苏菲从我这里拿货2.8元一包,进了超市就能卖7.8元一包,一箱(30包)就有150元的差价。”这位老板说,一些超市和零售店都是这样卖的。

    记者表示,高仿品毕竟是假货,查得很严格的。对方笑着说,“查来查去,我们还不是一样在卖。那些客户还不是一样进货。”“济南的高仿市场真的很火?”当记者质疑时,他肯定地说:“那当然,真假货大约七三开吧”。这位老板还告诉记者,“在一些地方的卫生用品批发部,我们这些人的高仿货都混进去好多啦。批发商怎么批给零售商,他们都有自己的套数。”

    不仅在小区的超市,在济南一些大超市的卫生巾专柜,记者也看到与从临沂带回的仿品一模一样的包装,有的还摆在货架上促销。然而,由于苏菲等厂家只在总部设立售后点。所以,记者无法考证这些产品的真伪。

    细菌超标用了可能会得病

    这些高仿卫生巾质量如何?记者本想将这些产品拿到卫生和质检部门检测,却被告知这些机构只接受企业的送检产品,不对个人和媒体进行检测。

    虽然没有检测成,但记者查阅后发现,这几年,全国各地频频亮起红灯,查出大量细菌含量严重超标的卫生巾,其中不乏高仿货。

    从2007年至今,山东省卫生厅卫生监督所每年都会对卫生巾等女性卫生用品进行抽检。卫生巾不合格原因主要是细菌菌落总数、真菌菌落总数、大肠菌群、致病性化脓菌超标。

    在曾经曝光的不合格产品中,记者看到标示为山东省郯城县亿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款高仿卫生巾,细菌数严重超标。

    广州媒体也曾报道,一位女性在使用了不洁卫生巾后,居然感染了淋病。浙江省卫生厅在一次抽查中也发现义乌一家厂家的卫生巾真菌菌落总数竟然超标50倍。

    济南军区第456医院妇产科主任钮彬说,女性经期时子宫颈口相对开放,如果卫生巾不卫生,易感染上细菌性阴道病和霉菌性阴道炎,严重的会引发子宫内膜炎或是盆腔炎,造成不孕。

    而卫生部也曾发布有关信息。一项针对全国女性的调查表明,我国有97.6%的女性患有一至两种妇科疾病,约70%是使用卫生巾不当或者使用劣质卫生巾造成的。80%左右的女性用不洁的卫生巾后,还会在经期出现高烧、头痛、腹痛等症状。“不光卫生巾,成人尿布、儿童尿布也如此。一些办公楼的大卷装卫生纸也面临同样问题。”山东省卫生厅卫生监督所一位负责人说。

    卫生巾面临鉴别窘境

    据记者调查,卫生巾行业的防伪水平远落后于造假者。为追逐利益,这个行业相当多的人失去了道德操守。

    多数人难辨真假

    记者将购买的高仿卫生巾拿到办公室后,常用这些牌子的同事都难辨真伪。而在现实中,又有多少消费者能辨别卫生巾的真假呢?

    为此,近日记者在济南做了一次街头测试——— 将高仿品和从超市购买的真苏菲同时向消费者展示,要求其分辨真假。结果,在接受测试的25名消费者中,绝大部分人无法正确分辨真伪。

    市民蔡女士在仔细对比两包“护舒宝”后直摇头:“外包装一样、批号一样、字样也一样,根本没办法从外观上分出真假。”27岁的齐女士也没认出来:“虽然我曾经也在小区超市买到过假‘苏菲’,但现在光凭外包装,我看不出来谁真谁假。要拆开用了才知道。因为假的料子的确不太细软,不过一般像我这种皮肤敏感的女性才能感觉出来。”

   影响真品销售

    高仿品的出现,对真品有怎样的影响?

    记者拨打了苏菲卫生巾的售后服务热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市场上确实出现过假冒的苏菲牌卫生巾,这些假冒伪劣产品也对他们的品牌销量造成了一些影响,但公司毕竟不是执法机关,所以只能积极配合工商部门打假。他还说,消费者如果认为买到了假货,可提交给当地工商部门,或将实物快递至苏菲上海公司,通过工厂进行鉴别。

    4月6日上午,记者又拨通了护舒宝公司的售后服务电话。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卫生巾的外包装上没有任何防伪标示,所以消费者在购买卫生巾时很难通过外包装鉴别真假。特别是遇到一些高仿包装的卫生巾时,消费者只能通过拨打免费的800电话,通过查询货号的方式来鉴别真伪。

    高仿品清除之难

    “就高仿卫生巾来说,目前的技术实力,很难鉴定出真假。”一位正规卫生巾厂家销售人员,在调研完泉州一家仿制企业的机密核心车间后,无奈地说。

    而在质检和工商部门眼中,处理投诉因为涉及多方利益,也不免有苦难言。

    记者联系到郯城县工商局和质监局,工作人员说当地曾多次打假,会再反映给领导,尽快回复。

    济南市质监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质监局只负责济南市生产的产品的质量问题,这些产品的产地在郯城,并且批发市场属于流通领域,应问工商局。

    随后,记者联系到济南市工商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会向上级领导汇报这个情况。据了解,跨省市产销的产品质量监管,需要由产地所在市的质监部门出具产品质量鉴定报告,如果存在质量问题,销售地的工商局才能依法查处。

    不过,这些“高仿商”们的日子,开始越来越不好过。去年11月起,省工商等多部门联动,曾打击这种高仿货。然而,仿牌货已形成巨大产业链,如何转型是留给政府的难题。

高仿卫生巾流入济南 揭秘"山寨版"的灰色产业链
上一页:亚什兰亮相中国国际造纸展 展示领先的造纸化学品技术
下一页:生活用纸涨价 平均每提上涨2-4元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